楚天都市報訊 特派記者徐劍橋 黃宏 特約記者關伯煜 攝影:李輝
  楚天都市報訊 特派記者徐劍橋 黃宏 特約記者關伯煜 攝影:李輝
  兩番入獄,闖入校園2小時後,他60歲的人生走到終點。
  犯罪嫌疑人張澤清緣何走上一條不歸路?昨日,本報記者前往張家採訪,並採訪了潛江警方,試圖還原其案發前的一些人生片段。
  清早曾去給稻田放水
  昨日傍晚,暮色之下,浩口鎮許橋村村落顯得安靜。在村民的指引下,記者找到了張澤清家(如圖)。
  一位老婦人安靜地坐在門口,經詢問,老婦人叫褚珍元,正是張澤清的老伴。對於張的舉動,褚珍元稱,“非常不理解”。她回憶說,10日早上6點不到,張澤清和平時一樣起了床就去水稻秧田放水,整理農田。她也起了床,和平時一樣做早餐。
  6點40分許,張澤清回來了,他們一起吃早餐,炒的菜是黃瓜、茄子、炒雞蛋等,他們一邊吃,一邊有一句沒一句地拉著家常,一切跟平時一樣。吃完後,褚珍元要去地里幹活,先出了門。
  談判時提出要見妻子
  9點多,正在幹活的褚珍元,突然聽到村安保委員夏代兵喊她。“快去給你丈夫送助聽器,勸他放下手中的凶器。”她問發生了什麼事,夏說“自己也不清楚”。
  老伴雙耳耳聾,她回家拿了助聽器,慌慌張張地坐上夏的摩托車。但剛進學校門,就聽到“砰、砰”的槍響聲。
  張澤清為何進入浩口三小校園,並做出過激舉動?69歲的村民陳正文說,約一周前,張澤清曾找村支書理論。雙方起摩擦,張澤清的手錶被扯壞。
  陳正文說,村支書的大女兒就在浩口三小任教,張澤清去學校可能與這有關。“他在學校談判時,提出要見6個人,包括他的妻子。”陳正文說。
  作案距第二次出獄一年半
  張澤清家門口,聚集了不少同村人,不少人對他的行為感到不解,“不管發生什麼事,也不能去學校做這種過激的舉動。”
  褚珍元說,張澤清是仙桃人,從小失去母親,家有三兄弟和一個姐,他排行老三,讀書到三年級時,因家裡貧困輟學。成年後,他當過三年炮兵。退伍後,他在仙桃待了2年,1978年來到浩口鎮許橋村四組和褚珍元結婚,就此落戶,並撫育了3個孩子。
  村裡人說,張澤清家裡經濟條件較差,大兒子已在外地做了上門女婿,小兒子則在北京打工,沒有成家,小女兒已嫁人,他跟老伴兒在家相依為命。
  潛江警方介紹,1985年12月,張澤清曾因盜竊罪被判處有期徒刑5年,1990年5月刑滿釋放。
  2009年3月27日,因非法製造槍支和故意傷害罪再度入獄,2012年12月,張澤清刑滿出獄。此次作案,距出獄時間僅一年半。
  偽裝後進入了校園
  事實上,案發前,當地曾有預警。
  昨日,記者在當地一位居民提供的《關於加強學校安保工作的通知》上看到:“接到鎮政府通知,我鎮許橋四組有一張姓男子,年齡在65歲左右,身高1.65米左右,頭髮短,皮膚偏黑,常戴一助聽器,因涉槍涉暴事件,被刑事處罰過,心生不滿,揚言要報複學校、政府、法院等,希望各學校提高防範意識,加強門衛工作。”
  然而,事發當天,張澤清並非以這副面目進入校園。
  浩口三小副校長劉宜介紹,當天張澤清戴了眼鏡、戴著淺色的帽子,穿著紅色的罩衣,“看上去他與通知上公佈的照片完全兩個模樣,明顯做了精心的偽裝,從而進入了校園。”
  當地的重點治安監控對象
  潛江市公安局副局長王燈清介紹,張澤清出獄後曾多次上訪,要求法院改判,並十分仇視與他有糾紛的人。因此,張澤清被當地列入重點治安監控對象。
  相關部門曾發出過警情通報,請重點單位註意他的動向,以防受到破壞或損傷。
  不過,意外還是發生了。6月10日上午,張澤清穿著一件當地農民常穿的紅罩衫,進入了浩口鎮第三小學……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pn55pnfwjd 的頭像
pn55pnfwjd

西甲

pn55pnfwj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