從前坐在四季酒店接受採訪,如今柳青坐在全季酒店接受南都記者專訪。戴著柳傳志之女和投行董事總經理的光環進入“草根”型的移動互聯網創業企業,柳青將這個過程形容為“一萬米高空的自由落體”。
  “未來的盈利方式其實非常多,當我們非常瞭解用戶的生活習慣,我知道你從哪來到哪去,流連於哪些地方,有了這些方式以後盈利就不再是問題。”
  ———柳青
  從前坐在四季酒店接受採訪,如今柳青坐在全季酒店接受南都記者專訪。戴著柳傳志之女和投行董事總經理的光環進入“草根”型的移動互聯網創業企業,柳青將這個過程形容為“一萬米高空的自由落體”。
  今年8月2日,柳青正式從高盛直接投資部董事總經理職位離職,加入了創辦不到兩年的滴滴打車擔任首席運營官。柳青告訴南都記者,在她看來這個選擇一是源於投資的直覺,移動互聯網下出行平臺崛起將是大勢,中國必然將誕生出行類別的全球品牌,其次這個團隊是個BAT的結合體,風格簡單而直接,與其個性相符。
  心態歸零
  進入滴滴,是柳青的第一次跳槽,在此之前她在高盛用12年的時間一路從分析師做到董事總經理。她坦言,雖然做了12年的投資,心中仍然藏著個實業的情結,這多數是來自父親柳傳志的影響。
  “我和父親的角色是對調的,父親之前是做實業,現在在做投資,我開始做投資,現在進入實業。父親常說,做過企業的人是非常享受的,而且他跟我說不做企業是很遺憾的一件事情,當你家裡有人跟你講這句話的時候,你很難不去想我要不要去嘗試一下。”
  在她看來,從前做投資,是“騎在馬上找業務”,追到項目後投資,然後按時參加董事會,如今做實業就像農耕,自己親自種一塊玉米地,要澆水、施肥、殺蟲,扎根在地上。
  在高盛的訓練,教會了柳青以“擬人化”的角度來判斷行業的發展,“以一個企業的定位看國家,現在全球第一大的企業是美國,第二大的企業是中國,美國的基數好一些,中國的基數弱一點,但是中國有很多新興的子業務在蓬勃發展,移動互聯網是最有希望超越美國的一個動力,因為移動互聯網需要有大的用戶群才能做得起來。”
  她非常看好移動互聯網的未來,在“衣食住行”當中,“行”的問題一直都沒有通過移動互聯網解決好,因為地域的局限性沒有誕生出一家全國甚至全球有影響力的企業,而這正是滴滴打車等移動互聯網公司的機會所在。
  柳傳志並不擔心柳青對職業的判斷,他疑問的,倒是柳青要如何從崇尚精英文化的投資銀行,進入接地氣的O2O創業企業。
  一兩年內不打算上市
  柳青對自己在滴滴的價值定位是看“戰略怎麼做”與“短板在哪裡”,掃清盲點。其管理的業務包括專車、市場、人力、業務拓展等,而CEO程維則負責出租車業務。
  2010年,柳青的前東家就曾經投資過一支當時小而美的出行企業Uber。而眼下,Uber已經成為美國風頭最勁的出行用車公司,儘管年收入仍不到2億美元,但估值已經高達180億美元,一年內增長3倍,獲得超過15億美元的融資。
  不過,柳青強調:“Uber不是我們的目標。美國是人少地多,中國是人多地少,所以在出行領域,中國的需求比美國要‘剛’很多。Uber的訂單量只是滴滴的幾分之一而已,但已經是一個這麼大的公司了,滴滴是很可能成為這個領域的一個全球性企業的。”
  對於滴滴未來五年的發展,柳青認為將涉及“移動出行平臺”的延展,主要包括幾個方面。一是以出租車為切入點,讓用戶瞭解移動互聯網的便捷;二是藉此尋找其他用車需求,如高端商務車,開拓專車服務;三是滿足基層用戶的需求,例如有些人覺得出租車好貴,他們就需要拼車,如果還有人覺得這個也貴怎麼辦,我們可以開智能交通,智能交通就是定製大巴的概念,再往下走還有汽車共享。“你家的車一天只用一個小時時間,其他23小時是空置的,你要交停車費,又要交保養費等,滴滴要做的就是高效地把這些閑置汽車資源調動起來,無限延伸他們的價值。”
  如今,這家剛剛兩歲的公司正在快速地膨脹之中,告別了騰 訊支持下的補貼戰,處在中國最燒錢的行業中,滴滴有考慮過盈利和上市嗎?
  “我們一路在燒錢,一路在融資,移動互聯網如果想打造一個很大的企業,就必須要很高效地運用資本,資本裡面最快的途徑可能就是上市,短期一兩年內可能沒有上市的時間表,但是長期肯定會考慮這條路。”柳青告訴南都記者。
  柳青提出,移動互聯網目前還是講求用戶和免費。“比如我現在開個餐館,盈利了而且賺得很好,但是有盈利並不代表有增長。盈利和增長之間必須有個平衡。現在更多的是爭取有用戶的增長,增長出來的用戶我們最終的需求是他們能夠留在這個平臺上,成為我們真正的用戶。未來的盈利方式其實非常多,當我們成為非常瞭解用戶的生活習慣的一個企業,我知道你從哪來到哪去,流連於哪些地方,有了這些方式以後盈利就不再是問題。”  (原標題:滴滴柳青:不做中國版Uber)
創作者介紹

西甲

pn55pnfwj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