朱鵬生前。家屬供圖
  南都訊 剛工作半年的22歲大學畢業生,在自己所在建築公司的項目現場被髮現躺在電梯井底,送往醫院後被診斷為“墜亡”。12月3日,湖南籍大學畢業生朱鵬意外身亡後,其家屬當日趕到順德,要求查明其死亡原因,並對公司的一些做法表達質疑。昨日順德警方回應,死者系不慎墮樓,後被工人送到北滘醫院經搶救無效死亡。    
  事發:工作才5個月把命丟了
  12月3日中午12點多,在深圳上班的朱俊接到弟弟朱鵬所在公司打來的電話,稱朱鵬在順德一處建築工地墜到電梯井底,正在北滘醫院搶救,讓其和家人趕緊過來。
  朱俊通知了在湖南老家的母親和在韶關打工的父親,一家人當天下午六點多陸續趕到醫院。
  他們得到的卻是朱鵬不治身亡的消息。在北滘醫院開具的診斷報告上,朱鵬的死因為“墜亡”,“醫生說送來的時候就已經不行了,但還是搶救了半個多小時,最後也沒能救醒”。
  23歲的朱鵬,7月份從湖南科技大學土木工程專業畢業後,簽了廣東一家建築公司,職位為建築工地施工員。“參加工作才5個月,沒想到居然把命丟了,而且丟得不明不白!”朱鵬的舅舅謝先生稱。
  工友:當時他仰面躺在井底
  12月5日,南都記者隨朱鵬部分家屬來到出事現場。
  “朱鵬負責4號樓施工管理,我當時來4號樓找他借東西用。”朱鵬的“師傅”佘先生說,當時是上午10點多,找了一圈沒找到。後來他碰巧遇到電工宋先生,宋也說自己在找他。宋先生介紹,當天上午9點多,他正在4號樓一層工作,朱鵬讓他去11層處理一些事情,“我當時有點忙,說幹完手上的活兒再去,可等我到11層卻沒看到他!”宋先生說。
  佘先生回憶稱,當天上午11點多,他來到4號樓負二層,來到朱鵬經常坐的電梯門前,打開電梯門後發現,朱鵬正仰面躺在電梯井的底部!“他平時都是從一樓坐電梯上去的,不知道是不是從一樓電梯口掉下來的。”
  南都記者看到,朱鵬所在的電梯井底距離負二層地面大約有兩米高,而距一層地面有七八米高,且電梯井底中間還立著一根鐵柱。是否有可能墜亡?現場工作人員向南都記者演示,這座電梯還沒投入使用,平時只用於維修,負責4號樓維修和管理的朱鵬手上有電梯安全鑰匙,可以在任意樓層打開電梯門,因此不排除一腳踏空墜樓的可能。至於具體從幾樓墜下則不可知。
  家屬:他到底是怎麼死的?
  接下來發生的事讓朱鵬的家屬表達了種種質疑。
  佘先生說,他發現朱鵬後立即下到電梯井底,“他躺在地上眼睛還能動,但不能說話。”由於自己不能把朱鵬從電梯井底背上來,他趕緊爬上來通知了公司領導和其他同事。隨後,朱鵬被其他趕來的同事從電梯井底背上來。“領導一邊安排車輛,一邊讓我們拿來衣服給朱鵬換上,當時電梯井底有十多公分的積水,他的衣服全濕了。”佘先生稱,當時現場的人沒有打120,而是一邊將朱鵬濕透的衣服換掉,一邊等公司派來的車輛。“120的速度沒有我們的快,車一來到,我們就把他送到北滘醫院了!”對於佘先生說法,公司方面予以承認。
  “為什麼不打110,不打120?為什麼不送附近更近的一家醫院?”南都記者瞭解到,出事地點離附近那家醫院只有一兩百米,而離北滘醫院則大約有6公里距離。此外,朱鵬家屬還質疑當時人即使未死,也是重傷,“哪有時間換衣服?”
  謝先生稱,根據這些疑點,朱鵬有可能是非正常死亡,公司方至少在搶救上負有貽誤時機的責任。
  昨天下午,順德警方回應,12月3日18時許,警方接報警趕到現場後事主已被送到北滘醫院,民警遂趕到北滘醫院。經瞭解,朱某(男,22歲,湖南人)當日上午10時許在涉事工地上班期間不慎墮樓,後被工人送到北滘醫院經搶救無效死亡。目前,事件正在調查中。
  [疑點問答]
  1、為何未撥打110、120?
  公司方面承認,朱鵬被同事從電梯井底背上來以後,現場的人並未撥打120,而是請示了公司領導,得到的答覆是不用120急救車,而是使用自己公司車送朱鵬去醫院。此外,現場也未撥打110,而是家屬趕來後才報的警。對於公司此舉,朱鵬家屬表示難以理解。
  公司相關負責人回應,不撥打120而使用公司的車輛,是公司領導決定的。他介紹說,一般在他們的工地上發生受傷情況,都會用公司的車送到醫院,“不用等120急救車趕過來,速度會快一些。”
  對此廣東仲馬律師事務所蔣小平律師認為,不管當時有沒有死亡,按照一般的處置規範,也應第一時間報警和撥打120,“因為事發一瞬間並沒人看到,不能排除事故發生其他原因,所以撥打120急救的同時,也應報警。”不過他稱,法律上也未強制此種情況下未及時撥打110、120所應承擔後果,但如果證實因人為原因急救不及時,公司方還是要負相應法律責任。
  2、為何要給朱鵬換衣服?
  朱鵬被同事從電梯井底背出來之後,公司的領導讓其他同事把朱鵬原來身上的衣服換掉。對此,朱鵬家屬認為,將人背出來之後應該立即送到醫院,而不是在現場換衣服。
  對此,公司相關負責人稱,由於發現朱鵬所在電梯井底有積水,他被同事背上來時全身濕透,公司在安排車輛的同時,就讓人幫他拿了一套衣服換上。
  蔣小平律師認為,朱鵬在被髮現後被換衣服的細節“明顯不是搶救人所應做”,當時最應優先考慮的是救人,去換衣服的舉動不合常規。當然至於背後有什麼原因,需要警方去深入調查。
  出事前一天說要給媽媽買條項鏈
  逝者:朱鵬 籍貫:湖南永州 出生時間: 1992.12.24 (農曆)
  去世時間:2014.12.3
  堅持要讀土木工程專業
  朱鵬家庭經濟條件並不優越。“他和他哥哥的學費都是他親姨資助的。”朱鵬爸爸說。
  2010年6月,朱鵬被湖南科技大學建築設計專業錄取。一年後,朱鵬突然告知家人,要調換成土木工程專業。在得知朱鵬想換專業的想法後,全家動員做朱鵬的思想工作,告訴他建築設計會更輕鬆,土木工程則要在工地跑動。“但當時他的意願太強烈。”最後,朱鵬如願轉成土木工程專業。對於他換專業原因,“或許是因為建築設計專業要讀五年,他可能更想早一年出來工作吧。”朱鵬舅舅猜測。
  2014年7月,朱鵬順利畢業。本可以依靠親人幫助在湖南輕鬆解決工作問題,但他卻固執地加入浩浩蕩盪的求職大軍。“他堅持要來廣東,說想自己出來闖一闖。”朱鵬的哥哥告訴記者。今年7月,朱鵬與一家建築公司簽約,並來到佛山跟進該公司的一個在建項目。
  安分老實的年輕同事
  “為人本分,話少”,長期相處的親朋,一起共事的同事對朱鵬的評價不約而同。“我很喜歡小朱的,他7月份過來就跟著我,工作勤勤懇懇的,很踏實的一個人。”與朱鵬一起工作的宋師傅說起“小朱”聲音變得哽咽。
  剛剛踏入社會的新人朱鵬,每天按部就班地完成本職工作。在公司提供的四人間集體宿舍,朱鵬有一張屬於自己的上下床鋪。用來睡覺的下鋪簡單地鋪著一張涼席和床單,上鋪則堆滿了工作筆記和書籍。工作之餘,朱鵬會窩在這裡看看小說,整理工作筆記。
  時刻惦記父母身體
  “他電話里跟我講住的地方很好,有空調有網絡,我還以為他住得跟酒店差不多”。朱鵬哥哥回憶道。“小時候我們會結伴爬水渠,轉陀螺,去家附近的河邊游泳。”雖然從小過著平平淡淡的鄉村生活,但兄弟之間卻也親密無間。
  “家裡的事情由我來處理,弟弟只要負責好好學習。”有了哥哥的照應,少年時期的朱鵬過得比較順利。因為年齡差異,兄弟倆從初中開始便分開在不同地方讀書。兩人基本通過電話交流,而交流的話題更多的是父母。“他最關心爸媽的身體情況。”
  朱鵬的爸爸說,出事的前一天晚上,朱鵬還給媽媽打電話,稱過年回去要給媽媽買一條項鏈。“沒想到,第二天人就已經不在了。”
  統籌:南都記者 李祖成
  採寫:南都見習記者 朱成方 張艷麗 南都記者 李祖成
創作者介紹

西甲

pn55pnfwj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